嗯哼

我渴望着远在这波涛澎湃的大海那一边的、歌声悠扬的岛。

【VD】哥哥大人快上我

再写生贺就是狗,我就知道会因为题目被吞掉
@一念凭虚

此致。

————

咔哒两声,门被打开又合上。
但丁听着那人走向厕所,而后流水声盖过了一切。
大概今天又是这么过去了,他想。

三天前,维吉尔把但丁抓回来关在了自己的家,可直到现在除了最开始的捆绑外,维吉尔像完全忽视了这么一个人一样什么也没发生。

坦白来说,抓这个字用得的确不太贴切,毕竟是但丁以赎罪的名义找到的维吉尔。

但丁活动了一下被限制住的肩膀,准备换个舒服点的姿势睡去——这三天他一直是这么过来的,仿佛前半生缺的觉都被他通通补回来。

这份微妙的惬意一直维持到了但丁扭头,唇触到一个带着略微水汽的玻璃杯。

大概是杯水。
他想,身体里对水的渴望因了这个想法膨胀。这三天他被当成一个透明人,自然也水米未进。

他倾向玻璃杯,试图从里面得到什么满足。

是水。
这个认识让但丁更努力地去汲取那点甘露。

维吉尔看着但丁够自己手里这杯水,伸长的脖子像什么脆弱又不堪一击的象征,可颈上淡淡青色血管里流淌的与自己一脉相承的凭证又不动声色地告诉他这人不可小觑的能力。

他突然笑了起来,手上稍稍加点力。水珠便尽数从但丁嘴边溢出,顺着下颌滑过锁骨,滚进维吉尔看不到的阴影。

纯白的工字背心慢慢被水晕开,透出但丁被掩盖的肌肉纹路。

但丁只感觉唇边的液体忽然打湿了自己的衣领,随后而来的腾空感让他下意识地开始防备。所以他激烈地扭动起来,只可惜在手脚被缚住的状态下被挣开的只有蒙在但丁眼前的黑布。
光线争先恐后地涌入但丁虹膜,逼得他飞快闭眼,但视网膜上还是留下一个橙红的烙印。

下一秒,但丁感觉自己被什么冰凉的所包围。
他睁开眼,瞧见的果然是反着光的浴缸壁。

但丁猛地挣开束着自己的绳索,可还没站起身就被维吉尔俯身压住。

单人的浴缸被挤入两个身高手长的男人,水都几乎留不住。

但丁在这狭小里用力踹出一脚。
“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维吉尔拉住自己弟弟的腿用膝盖顶
开,但丁被掰成了一个门户大开的姿势。

额头相触,维吉尔盯进但丁眼底。
“你很快就知道了。”

他这么说着,边漫不经心地隔着牛仔布料在但丁的裆下揉动。

粗糙纹路直接与但丁摩擦,带出微疼的快感。

但丁第一次后悔自己养成了不爱穿内裤的习惯。

他狠狠推了把男人的肩膀,露出粉红色一条随呼吸开合的疤——那是但丁用阎魔刀捅出的无法愈合的贯穿伤,也是但丁找上门的根源。

“你想要吗?我的心。” 维吉尔抓过他的手抵在自己左胸,那颗炙热所跳动的幅度仿佛顺着裂痕导向但丁的血管,让他与他心跳共奏。

但丁心里一动,便错过了最佳的反抗时机。

等他再回过神时,腰间皮带已经把自己的手高高箍在头顶。

“你他妈!”
“我他妈也是你他妈。”

维吉尔咬住但丁下唇,把他那点话和惊呼全部堵在口舌之间。

他解开纽扣,那东西便自己颤巍巍地跳出来。

维吉尔轻笑了一下,伸出五指把它裹入温暖掌心,滑向卵囊又收回。

那物什便彻底恢复它雄姿英发的模样。

但丁并不是没有被人撸过,只都是些女人柔若无骨的手,可维吉尔指腹和掌间薄茧带来了比生理上更刺激的心里反应。

“你看,这都是你自己的东西。”

维吉尔摊开手,展出些湿哒哒的黏腻,却又在说话时浅浅刺入后方隐秘。

但丁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怒瞪向笑出猫弧的那人,可视线里闪烁的光斑并不能让他看清维吉尔的表情。

“放松。”
维吉尔不轻不重地刮过铃口,却操着亲密爱侣间甜蜜情话的语调吐出这两个字。

无奈命根被威胁,但丁只能全力放松自己的括约肌,手指便在水的辅助下整根没入。

维吉尔垂着眼一寸寸按压内里,像考古家对待精致艺术品。
直到指尖擦过一点时感觉到但丁腿肚子软软的一抖,维吉尔才重新对上他的视线。

“被我找到了。”

但但丁只感觉上一秒灵魂深处被什么挠了一下,这让他完全分出神去抓维吉尔说了什么。

他眼底那一点点迷茫,让维吉尔忍不住生出了逗弄的心思。

他反反复复在那硬币大小微硬之地来回按压,配合着前面陡然加速的抚摸,情欲便如浪般一波波涌来。

可就快要淹没但丁时维吉尔却停下了动作,连后面的手指都一并撤出。 但丁无意识弓起背扭动了几下,意图找到什么可以摩擦的东西。

一下就好,再一下就好。 可围绕他的除了水,还是无尽的水。

等他勉强平复欲望睁开眼,正好看见维吉尔把手里的裤子扔到一旁。

他暼了眼维吉尔胯下毫不逊色于自己的硕大,扭开头嚷嚷。
“妈的你要干快干,不然丢根棒子给老子。”

“唔!”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