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

我渴望着远在这波涛澎湃的大海那一边的、歌声悠扬的岛。

【游林】

她掏出钥匙插进锁眼,没转几圈门便从里面打了开。

游皓屿接过林桐的外套,跟着她往餐桌走。

他问了些琐事。

她随口迎合着,也没管对面说的是什么,一味都是点头。
“我记得你昨天睡前说了想吃这个。”
他往她碗里舀了勺蛋羹。

林桐却突然像个孩子般把碗往前一推,从一边的水果篮里捞出包烟。
游皓屿握住她抽出烟盒的手,把一旁的碗筷又推回来。

“先吃。”

林桐淡淡看了他一眼,往后一靠。

游皓屿垂下眼松开那只与她肌肤相亲的手,转而拿过她抽出大半的那支烟。

点燃。

林桐叼过他指尖夹着的烟,眯着眼皱起眉。
“今天,一个说是你朋友的人问我,为什么要折磨你。”

她懒懒开口,似说话已是她做的最大让步。

手指与她的柔软一触即离,游皓屿把手支在鼻翼轻嗅那股淡淡烟草味。

“你什么时候交了这么有趣的朋友的,”
林桐慢慢吐出一个烟圈,直到看着它彻底散在空气里才从鼻子里逼出剩下的拟声词。
“嗯?”

他站起走到她跟前,林桐便整个被笼进游皓屿劈头盖脸砸下的阴影里。

林桐却只顾的上手里这支烟,仿佛只有尼古丁往肺里走了一遭才能活过命来。
“我们家小游就要成人了,很快就能摆脱我这个姐姐了。”
她撇开头微微扬起嘴角,仿佛听到什么笑话。

“你是这么想的吧。”

林桐抬眼,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对上游皓屿的视线。她不带任何感情地看进那一双浅色的虹膜,像在审视什么货物。
“放心吧,只要你还是我的,我会站你。”

游皓屿缓缓单膝跪下,像某些青春电影里刻意煽情的慢镜头。
他学着之前林桐那样把烟叼离她的手,就着这个姿势吸了最后一口又吐净了才直起身。

确定她的瞳孔里只剩自己倒影,他开口。

“就算你不再站我,我也永远是你的。”

————————
睡前片段。就这样吧没头没尾的。

算…水仙?

哈哈哈

此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