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

我渴望着远在这波涛澎湃的大海那一边的、歌声悠扬的岛。

【楚路】“嗯。”他说

         黑暗紧紧的包裹着他,周围是死亡般的寂静。在这个连泪都流不出的世界,他就算紧紧的蜷缩起来,也起来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亲爱的妈妈:
        安好
        今天我和同学们去爬富士山,大家的热情都非常高涨,我们不仅观赏到了非常美丽的樱花,还结识了很友好的日本朋友。
         其中一个老人精通日本文化,我们聊的非常开心,我和他讲解中国历史,他也很乐意指点我的论文。
        今天早餐是彩虹寿司,午餐是叉烧面,晚餐是鳗鱼饭和三文鱼。
         别忘了睡觉前喝一杯温牛奶,要提醒佟姨。                                                         
         这次的课题有些耽误,可能要在日本呆久点,勿念。
                                       爱你的儿子  楚子航
       

         写完邮件后已经不早了,楚子航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
         早就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但他还是去换了套衣服,披上深黑色的皮大衣,踏入了新宿寂静的夜晚。
         半个小时前路明非说去买份夜宵,本该让值班的侍者去做的事,他却摇了摇头,只说去醒醒酒。想到他出门前酿红的脸颊和还未换下的和服,楚子航有些担心。
         毕竟他是sakura。
         要是被人拍到学院的S级被肥婆推到在路边的话,开学以后绝对会多出一些令人难以忍受的目光吧 。
        想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楚子航忍不住拍了拍脑袋,把杂念从脑海里赶出去。
        夜晚的新宿就像一个穿着湿淋淋黑裙的东方少女,沉默、优雅、孤单。
         空荡荡的街头下着毛毛雨,街边的家店仍亮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湿润的柏油路上积着几滩浅浅的水洼,模糊的映着华丽又寂寞的灯光。路边徘徊的几个醉汉不解风情的大声嚷嚷,月色朦胧。
        楚子航其实并不知道路明非去了哪里,他只是凭着自己不怎么靠谱的第七感判断方向,仔细的找遍了路边的每一家面馆和餐厅。
        他很少做这种无厘头的事,但很奇怪,今晚他就是想在新宿的某个角落找到那个孤独的人。就算那家伙已经在温暖的卧室吃完了食物并已安心的睡去,他也能告诉他:我找了你很久,尽管并没有找到。
        这句话会让每一个孤独已久的人感到温暖吧?要是有一天,自己消失在世界尽头时,一定还会怀着这么一份希望,会坚信那个在新宿街头漫无目的徘徊的那个家伙,一定会来找他,尽管不一定找得到。
        一片樱花缓缓落在楚子航的肩上,打断了他的思绪。
         不知什么时候,成片茂盛的樱花树取代霓虹灯安静的排列在路边。
        楚子航静静的站在路中间,凝视着不远的方向。
        残缺的花瓣不断从樱花树上飘落,柔软如少女嘴唇的淡粉色上铺着细密的雨露,衬着路灯的暖光,不断旋转,直至尘埃落定。地上铺着薄薄的一层花瓣,温暖的灯光笼罩着樱花和小雨,把楚子航一向冷硬的线条都柔和了几分。
        但他没有注意到这片令人想要哭泣的景色。
        身穿传统鸦青色印花和服的男子站在一颗茂盛的樱花树下。他手执一柄画着白鹤于菊花的油纸伞,有着柔软深褐色短发的脑袋微微仰起。他双眼温顺的闭着,薄唇微抿,安静的像是睡着的脸上露出了想要哭泣的神情。
        就像是受到了古神话中妖媚女神的蛊惑一样,楚子航感到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剧烈,呼吸开始急促,喉咙发紧,忍不住向他靠近。
        渴了许久的人找到了水源,就在楚子航快要无法忍耐的伸手去触碰他时,路明非缓缓睁开了眼睛。
        “师兄?”
        清脆的少年音唤醒了楚子航所剩不多的理智。他定了定神,放松了还未来得及抬起的左手。
        “买完夜宵了吗?”
        楚子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为你做了什么从来不会说,就算他找你都找到外太空去了,在看到你时心情不管多激动都只会淡淡的问你一句吃了吗。
        这点路明非非常清楚。
        “嗯,买了炸天罗妇和黑米寿司噢,要一起吃吗?”
        楚子航点了点头,说:“你刚才在想什么?”
        路明非提夜宵袋的手忽的一紧。
        不知是不是这条街上樱花的香气太过醉人,路明非本只是想将油纸伞撑开,却在停下脚步的一瞬间,坠入了浓稠如沼泽的深渊。
         自从将自己二分之一的灵魂交给小魔鬼后,他就时不时会陷入这种空洞。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自己沉浸在自己的孤独中,直到窒息而亡。
         “我在想新宿这么好,有花有酒有妹子,要是让芬狗知道了还不得连滚带爬的跑过来跪求入队,话说相比起我们说不定他更适合当个风骚的牛郎……阿谀奉承和耍流氓他最拿手了。”路明非一张嘴就全是废话。
        楚子航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好像试图从中找到些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眼神是什么样的?”楚子航皱着眉头,向路明非逼近。           “什么眼神?”路明非开始冒冷汗,他实在不想再回想起那浓稠的深渊。
         “还记不记得在北京张家口的尼伯龙根?”路明非已经无力吐槽理科生的神转折了。“当然记得师兄你要是想小龙女了我肩膀借你。”
        “……我知道以我当时的程度根本不可能打断‘湿婆业舞’这样的神级言灵,甚至连保护层都很难打破。”楚子航不想理会他的烂话。
        “可当时在场的只有我俩,师兄你该不会想说是我隐藏了自己的实力然后
KO了boss又是个红领巾做好事不留名吧?真是比校长和龙族握手言和都离奇。”
        说着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以确认它并没有变长。
        “原本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从北京回来后,你就经常进入发呆或昏迷之类的状态。而且每次你醒后都会露出那种眼神,就像是在地铁站里,我陷入昏迷时像梦一样的片段。”
        “你当时就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死去’的。路明非,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路明非心想我用四分之一的命换的是让你去继续当狮心会的会长大人,享受那么多人替你卖命和能绕地球两圈的暗恋你的女孩。这么多美好的事你不去想偏偏和我这个衰仔较什么真……他莫名的有种“本爸爸养你这么大是让你和我较劲的吗”的感觉。
        楚子航见他不答话,不耐烦的扳起他的下巴,强迫路明非和他森严的黄金瞳对视。在卡赛尔,没有人能和楚子航的黄金瞳对视超过五秒。除了唯一的“S”
级路明非。
        “我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路明非愣住了,楚子航很少这么强硬,他最多也只惹楚子航生过几次气,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强迫除了敌人以外的人。
       “这种事有什么好在意的。”路明非坦然的面对楚子航滔天的龙威。
        有什么好在意的?楚子航心里的无名火一下子被点燃了。
        “不管是谁干的,厄里芬已经死了,湿婆业舞也被打断,这还不够么?”路明非挣不开楚子航的束缚,但在这件事上他必须强硬。“真相有那么重要吗?”
        楚子航叹了口气,松开了他消瘦的下巴。
        “真相确实不重要。”
        这个语气……下句不会是什么神转折吧。路明非心想。
        “但是你很重要。”
         “?!”路明非看着他一本正经的俊脸,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从北京回来后,你的状态让我很担心。我试探过,不是因为陈墨瞳。我也问过你,但你不想说。我不想强迫你,因为我觉得你应该会恢复的,起码应该让我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再看到你那么痛苦,而我却什么都不能做。路明非,我不擅长拐弯抹角的说话。我觉得我在北京弄丢了一半的你,现在我经常有一种错觉,就像是……你的身体里住了一个恶魔。”
        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路明非撑开了伞。“师兄,你和我说过你老爹和迈巴赫那个夜晚。其实,我完全能理解你停下车想冲回去时的心情。你和他吵架,斗嘴,因为他的迟钝而生气……可也就只有他才能值得你这么做,他要是死了,那就再也没有人值得你这么做了,你虽然还活着,但心已经跟着他一起死去了,再也没有什么事能在你像一潭死水的心里泛起一点点的涟漪……师兄你体验过的绝望,我一直试图习惯。”
       “师兄,我朋友很少的。”飘渺的声音回荡在楚子航的脑海里。“你可不要死啊。”
        “要是能留下那个人,挽救自己快要死去的心,那付出一点代价也不是不可以吧?”路明非眼睛里的光慢慢变得暗淡。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回答楚子航的话,还是在试图安慰自己。
         无数樱花缓缓飘落,这条不知名的街道仿佛与世隔绝。多的好像没有尽头的花瓣夹杂着雨点落在一摊摊浅浅的水洼里,湿润的柏油路上,无法摊露心声的两人沉默不语。
        不能再说了……要是继续的话,那条脆弱的界限,一定会被打破。
        “从北京回来以后,我就已经无法再把你当做朋友了啊……”路明非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说烂话也好,转身就走也好,这片樱花和这场大雨已经要让他窒息了。但他现在有些脱力,连握着伞柄的手都开始泛白。
        干脆就这样吧。
        印着白鹤与菊花的油纸伞跌落一摊水洼里,溅起几滴夹杂着花瓣的雨水。失去了屏障的路明非只感觉到一股熟悉而又温暖的气息环绕着他,隔绝开冰凉的雨水。
        楚子航身体前倾,伸出双臂搂住了路明非。
        这个突兀的拥抱让他措手不及的向后倒去,却在半空被楚子航翻到了身前。他们相拥跌落在樱花树下,溅起了一摊晶莹的水滴。楚子航一手按在路明非挂着几滴雨露的头发上,一手脱下自己的大衣,盖在路明非身上,然后紧紧搂住他纤细的腰身。
        他想挣脱这个尴尬的姿势,却发现自己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而且……楚子航身上的温度在这个冰凉的雨夜里,显得弥足珍贵。
        真是温暖啊……路明非把脸埋在楚子航的颈窝里。
        雨又下的细了起来,细密的雨点朦朦胧胧的飘在空中,模糊了樱花树下靠着树干的楚子航和他的视线。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脖颈,浸湿了里衬。
        楚子航用脸颊轻轻蹭了蹭怀中少年的头发。
        “要是再感到孤独,告诉我,我会陪你。”

         “嗯。”

         “不要再为了别人去搏命,谁都不行。”

         “嗯。”

         “别再想着陈墨瞳。”

         “嗯。”

         “和我在一起。”

         路明非闭上了眼睛。

         “嗯。”

                                                               BY.楠君

评论(11)

热度(35)

  1. 不懂绘画是什么的沐白嗯哼 转载了此文字
    _(•̀ω•́ 」∠)_有画面感的楚路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