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

我渴望着远在这波涛澎湃的大海那一边的、歌声悠扬的岛。


【没有固定的设备就是麻烦。】

以北  南归
苏荷  苏森
————

喧闹的包厢又涌进几个男男女女。
这本只是三五旧友组的小局,也不知怎么就演变成了班级性质的联谊。
但这不影响大家在鬼哭狼嚎里互相打趣对方的现状,传说中同学聚会的尴尬的确不曾出现。

气氛在木森推开门的一瞬间掀起一个小高潮,毕竟这家伙当初可是校草级的人物,深色校裤下拜倒了多少学妹学姐,而他那点事不可谓不惊世骇俗。

于是大家都涌上去,一边一边提起那时候知道的一点点内幕。

苏荷就是在这么一个时候进的门,她看也没看被包围的木森,只坐到一个角落掏出手机点开一个聊天页面。

最上方的对话框旁亮着鲜红气泡。
『他去了?』

她手指纷飞打了很多话,又一字字删去,最后就只回了一个嗯便按灭了屏幕。

直到这时苏荷才抬起头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人群里的木森,余光却瞟到了林玙一直投向自己的目光。

她微微一惊,又不动声色地掩过去,仍保持着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神情。
“没想到你也在,我还以为这种活动你才懒得来呢。”

瞧见她注意到自己,林玙笑着移到苏荷旁边。
“我的确是不想来,”她端起一杯水递过去,“我只是来找你的。”

“苏荷,那道题我解出来了。”

——————

“噢?”被点到名的人挑起一边眉头,端出一副不甚明白的姿态。

林玙摸不透苏荷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她一贯喜欢打直球索性直接把话挑明。
“就是你”

“苏荷!”

但她的话还只是起了个头便被突然挤过来的木森打断。

“啊你个没良心的终于出现了,来先抱一个。”

他一把将她揽进怀,像终于找到树杈的无尾熊。

“这几年你都死去哪了?”
木森送开自己的拥抱,一屁股坐到刚刚苏荷坐的位置上,把两人隔出了一个人位。
”诶先不说这些,你先把我微信加上先。”

“急什么,我又飞不了。”
苏荷没怎么嘲他,捞过一旁的果茶往自己杯里添了点,又把林玙面前那一杯倒满。

明明最没有资格说别人没良心问别人死去哪儿的,就是他这个当年最先走掉的班草。

林玙被木森这一出突然打断,也没有继续刚刚话题的意思,只呆呆看着桌沿,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的发呆没有持续太久便被苏荷出声截断。
“林玙你的呢?”

苏荷手机上二维码扫描的框框里那条线一直在来来回回地扫,而木森正选分组,林玙反应过来她是在等着加自己的微信。

“啊噢。”

滴的一声,林玙的微信简介跳了出来,苏荷也没细看,只径直点了那个红色的添加好友的键框。在她低下头点同意的档口,苏荷压低了声飞快地凑到木森耳边。
“谢了。”

木森没说话,只顶了顶她的腰做示意。

虽然成功打断了她俩之间的对话,但其实木森还是不知道怎么把心里那个,一见到苏荷便按耐不住的问题问出口。
他张张嘴,想了想还是闭上。

可苏荷这个人精又怎么猜不出来木森心里的小九九?
“他已经在路上了。”

“他要来?!!”
木森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哪怕他们坐的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但当年班上四大风云人物一下聚了俩,还是有很多人把注意力暗搓搓地聚集在了这里。

木森这一站起身,便有人明目张胆地凑过来,想分享一下八卦。

“嗯。大家这么久都没见了,一起吃个饭不犯法吧。”
这么说着,苏荷点开了一个app,翘起腿冲林玙发问。
“石头你想吃什么?”

那个本就只有苏荷叫的绰号重见天日,林玙却没时间欣喜,皱眉直面这个灵魂的拷问。
“啊一瞬间仿佛回到以前花一早上去想中午吃什么的时候。”

“思考有用吗到头来还不是每天都得问我。”
苏荷眼也不抬地怼回去,拇指飞快在屏幕上刷来刷去。

“啊让我想一想…啊…”
林玙挣扎地想,眼珠转的像失灵的仪表盘。
“不知道。”

“要不就”
苏荷点进一个页面,上下一拉。

“火锅。”
她和她一前一后说出相同的话,两人相视一笑,时间带来的隔膜一点点退了个干净。

“嘿咱不能去吃点高档的东西啊,吃什么火锅啊到时候出来一股味。”
另一边仿佛被抽出电源的机器人般突然断电的木森艰难复活,他把自己很快要面对那个人的不知所措丢到一边,参与进了讨论。
反正天塌下来…也砸不死人对吧。

“去不去。”

苏荷把手机屏幕转向木森,显示的是离这不太远的一家火锅店简介。

“去去去老大姐发话了那肯定得去。”

木森站起身把自己点的歌顶到第一位,和旁人闹去了。苏荷也被班上之前相熟的同学拉走,窝在另一边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沙发上只剩林玙一个人,她也没在意。只拿起了自己被苏荷倒满了的杯子。

没想到…苏荷还是和以前一样。
或者说,她还愿意像以前那样对自己。

她这么想着,咬着玻璃杯,笑得眉眼弯弯。

“鸳鸯锅,谢谢。”
苏荷把菜单递回服务员,冲她笑了一下。

“嘿你不会还吃不了辣的吧。”

“你最好不要吃辣的。”

“凭什么!”
话出口木森才反应过来苏荷话里的意思。
“你个老司机脑子里装着什么污秽呢!”

“我脑子里装的什么你要是没有能知道我在说什么?”

“吴佑祎等会来,你说他现在吃了辣到时候出了血,明天再找我算账怎么办。”

“谁,谁说我们今晚就会啪啪啪的。”

“那可不一定是啪,万一艾斯艾慕呢?”

“我还埃克斯艾穆呢!”

这边俩人在猛烈地互怼,一边百无聊赖啃着筷子的林玙眼尖地看到从楼梯上慢慢拐过来的某人。

“班长!”

正巧这时服务员菜品走过来,锅底也开了,手忙脚乱里木森也没有太注意吴佑祎已经站到眼前。
但尴尬全在落座后蔓延了出来,木森抬眼就能看见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吴佑祎,索性闭紧嘴垂着眼装死。

一时间气氛僵在这里,四个人谁都不好受。

苏荷把好熟的丸子先下了一半,又放了点牛肉才放下筷子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木森和林玙。
“先说好,咱就专心吃,你们有什么这顿之后再算清楚。”

一个鲤鱼打挺,木森直起身,趾高气扬。
“诶对,砍头之前都还有一顿好酒好肉呢。”

“得了吧你。”
林玙打掉木森捞锅底的筷子,和他抢起在汤里沉沉浮浮的肉片。

大家好像都有点心不在焉,又好像对这一餐如赴晚宴般庄重。
一顿火锅吃到最后,街边的霓虹灯已一盏盏亮起。
苏荷关上车门,直到看着载着林玙的的士混入车流才转回身跟旁边两个沉默的男人搭话。

“我就不耽误你俩叙旧了。”
她往旁边跨开一步,就像木森下午在ktv里做的那样隔出一人距离。

吴佑祎也没有反驳什么,扣好了自己的外套。
“走吧。”

“啊我开了车来的。”
木森猛地一抖,下意识否定了他的提议。他偷偷瞟了一眼吴佑祎的脸色,果然不太好看。
“得得得跟着您老走行了吧。”

就知道压我,一个个的。
木森翻了个白眼愤愤扭头,却听话地把手上车钥匙放回兜,却没想吴佑祎一句话让他把钥匙又掏了出来。
“我打的来的,就当载我一程。”

再三确认了吴佑祎真的没有开车来,木森认命地走向地下停车场。

见他被支开,吴佑祎胸前一直梗着的那口气终于舒出一点。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苏荷,生了打趣的心。
“可以啊你,这么快就搞定林玙了。”

“没力气跟你贫。早知道石头也会来鬼答应帮你。”

“我怎么知道她会来。”
听出苏荷没什么追究的意味,吴佑祎学着木森惯用的招数装起了无辜。

“你最好是不知道啊老吴,我俩半斤八两的货色谁也骗不过谁的。”
苏荷转过身戳了戳他的胸膛,笑的阴阳怪气。
他不提这事前,苏荷还想翻过这一篇。但吴佑祎这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开玩笑的态度成功勾起了她的火。

“你也别”
“先管好你自己吧。”

苏荷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话,吴佑祎也知道这回是自己过分了,没有再开玩笑。
明明他自己这烂摊子还没有什么眉目,又有什么资格笑别人呢?

两人便这么沉默着直到木森的车慢慢停在眼前。

“别逼得这么紧。”
最终还是苏荷先软下语调,

“我…尽量吧。”
吴佑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那你自个走了啊。”
木森摇下副驾驶的玻璃窗,冲站在车外的苏荷大声说。

“嗯拜。”
苏荷用力一推,车门被从外面关上。

“你不跟我么么哒一下啊?”
他打着方向盘也不忘和她打趣一句。

“你还是留着劲跟老吴哒去吧。”

直到后视镜里也没有了苏荷的影子,木森才意识到了自己现在面对的局面——他和吴佑祎正处于一个狭小的空间,而且,只有江门。他们两个人。

不过不管怎么说的确该有个了结了,自己本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才打定主意回来的。
木森在心里给自己加油。

街边便只剩下苏荷一人,她在原地来回踱步想了好一会,终于抬手招来一辆的士,也走了。

酒店里,苏荷一面抹匀脸上的精华液一面拐进卧室,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呼吸灯起起伏伏,提醒着信息。

“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遭。”
她这么说着,划开锁屏。

微信果然弹出了一条来自林玙半个小时前的提示。

『苏荷,我是认真的。』

“呵。”
苏荷无所谓地笑笑,把手机重丢回一旁。

你是认真认假都跟我没关系,人生嘛,何必事事清楚。

——————

上午第五节课时候,除了少部分体育课的班级所有人都安安静静伏在课桌上听课,现在距离放学只不到半小时,很多人心思早飞到别的地方。但不管是读书还是在发呆,总归还是在教室里待着。

但总有人不太喜欢遵守纪律。

“真的就没了?”
教室外面走廊,一个班里大部分人都看不到的角度,木森皱着眉头再一次发问。

“对。”

苏荷也没看向木森,而是手肘反撑向后背靠栏杆。盯着楼道拐角处看过无数遍的标语,神情不耐。

“就这样?”

“就这样。你到底想知道什么要不要我拿个录音机录下来给你滚动播放个十遍。”

“不能啊…他怎么就突然不理我了?”

“你这么烦谁愿意搭理你。”
她狠狠翻个白眼,嫌弃的和木森保持一个手臂的距离。

木森瘪瘪嘴,眨巴着眼低下头。

“得得得我开玩笑呢,老吴他可能就是昨天测试没考完,缓一下就好了。”
苏荷最受不了木森用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装委屈,她的鸡皮疙瘩都能恶心出来。

木森也不是不懂看脸色的人,见苏荷情绪稍稍起来一点便转了另一个话题。他撞撞她的小臂,笑的挪揄。
“诶,那谁可还对你念念不忘呢。”

“你这语文怎么考的啊,还念念不忘,念念不忘是这么用的?”

“你不是最喜欢玩玩,我觉得这小傻逼挺逗的啊。”

“别跟我提那个鸟玩意。”
苏荷翻过身,冲楼下正好路过的学弟打个招呼,面上带笑语调却平板的像敞开瓶盖放了一天的碳酸饮料。

老梁从楼梯下一步步走上来,手上夹着几张成绩单。见两人自习期间跑出来说话,冲他们挥了挥手。
“你俩谈恋爱呢啊,进去进去。”

苏荷先木森一步踏进班,摸了摸坐在门口女生的头发,被她的怒视和假装挥起的拳头逗笑。

有些骚动的班级被随后而来的班主任压的没了声,可只有木森听清了她说的话。

“我苏荷虽然渣,但也绝不吃回头草。”

屁嘞,用你自己的话明明就只在一起了一顿午饭而已,算什么回头草。
木森想,但什么都没敢说。

确认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座位上,老梁打开了投影仪,把一个文档调到多媒体上。

“换个桌位啊。”

“嘿老梁,你怎么把我和我们祎哥分开了!”
木森本来没当回事,可余光里他看见吴佑祎收起了桌面上的书。于是他瞟了一眼所谓的新座位表,发现他们组简直就是大换血,除了他其他人差不多都移出去了。

“人家要跟美女坐,方便把事给解决了。”
班主任把粉笔一根根捡回粉笔盒,头也不抬地打笑。

“老吴是要和我坐的。”
苏荷把扣在桌上的书合好放到抽屉里,在一片乱糟糟里搭腔。

“你是个屁美女。”
木森推了把就坐在自己前面的苏荷,他本来还以为吴佑祎的不搭理只是一个错觉,可能真的像苏荷说的那样就只是他的心情不好。现在看,这家伙还真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生自己的气了。

“老梁我也要和班长坐!”

“凭什么是你啊,祎哥跟我坐跟我坐。”

“我们老吴,可是个风暴眼中心的男人。”
苏荷转过身捏了把吴佑祎小臂上的肉,“班长,你看你这些粉丝,挑一个啊。”

“你们这些家伙,别打扰我跟女的坐。”

苏荷绕过混乱的桌椅把自己的桌子推到另一个组,没想到本以为是搭把手的吴佑祎接过她的凳子却放到自己身边。
“呦还真是我,你的美女到了,麻烦签收一下。”

“臭不要脸。”

“《漫长的告白》?言情啊?”

“告你个大头鬼的白,脑子里就装着谈恋爱。告别!漫长的告别!”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反正都是言情。”

“言情那是你看的,不跟你抢。”

“‘没有什么比一个空的游泳池更空荡荡的了’卧槽这什么鬼形容。”

“就是鬼形容,”苏荷眼角一抬,抖出一个挑衅的意味,“我喜欢。”

“喜欢了不起啊死基佬。”
吴佑祎用了点力推向她的头,又在一瞬间跑开。

“个老淫棍。”
摸了把散乱的头发,苏荷低声说着解开橡皮筋重新绑起马尾。

评论

热度(2)